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line 首 页 line 新闻中心 line 审判流程信息公开 line 法官风采 line 执行信息公开 line 裁判文书公开 line 荣誉展台 line 隆回法院 line 法律法规
   法官风采 -> 法官手记

老黄的官司

作者:肖奇勇  发布时间:2016-06-07 17:50:14


                              养儿防老

    老黄年近八旬,是从新化移民到隆回的移民户。老黄夫妇共生育六个儿女,老大和老满是儿子,中间四个女儿。在老黄生活的那个年代,一对夫妻生养十个八个子女是常事。虽说拉扯子女不易,但养儿防老,再苦再累都值得。

                              家门不幸

    在六个儿女中,就老三和老四两个女儿听话,其他几个都不省心。老大打小调皮捣蛋,没少让老黄操心。初中没念完就外出“搞副业”,说是打工挣钱,其实是和一些闲杂人员“混社会”。不学好,前前后后“三进宫”。三十好几,好不容易成了个家,还欠了一屁股的债。老二嫁得穷,日子过得紧紧巴巴,加之不满老黄拆老房子时没分给她旧木料和安排她照顾奶奶生活起居,对老黄多有怨念,赡养费不仅给得少还时不时“断供”。老五也不学好,给人家当“小三”,没名没份生了个崽,母子二人相依为命,日子不好过,赡养费也时有时无。老满虽是晚年得子,但这个宝贝疙瘩却成为了老黄心中永远的痛,因为老满傻傻呆呆,智力低下,别说成家立业赡养老黄了,就连自己的生计都难以为继。家门不幸,老黄愁白了头。

                              官司护犊

    老黄年轻时当过村里的赤脚医生,收入虽然不高,但一家人节衣缩食,勉强能养家糊口。好不容易把六个儿女拉扯大,老黄也老了。老黄老了,挣不到钱了,要吃饭看病,就只能指望子女们赡养了。老黄眼巴巴地盯着子女们寄赡养费回来,但有时连续几个月都等不来一分钱,青黄不接时,老黄只能到农村信用社借贷款看病。子女们不顺老黄的心,老黄没办法就只能打官司。几年下来,老黄前前后后共打了不下十次官司,有几次还打到了中级法院,在当地法院都出了名。这次,老黄又把老大告了,因为老大借了老黄一万块钱没还。老黄打算告了这一万块钱的案子,再告十万块钱的,那十万块钱是老黄送给老大的,写了赠予协议。但是按老黄的讲法,赠予是附条件的,就是每月必须付400元的利息,否则,老黄就有权把钱收回去。

    在子女们看来,老黄没完没了地打官司,完全是为了钱。为了钱,连骨肉亲情都不顾了。因为打官司,老大、老二、老五都相继和老黄“黑了面”,老三和老四也开始对老黄有怨言。其实,老黄并不是真的没钱看病吃饭,他暗地里攒下了一笔钱,又偷偷把这笔钱存到了老三、老四和老满的名下。老黄有钱,但不能用。在老黄看来,其他几个子女虽然并不宽裕,但总算能过得下去。唯独老满,老黄实在是放心不下。总想着,如果有一天自己撒手人寰,不给老满留下点什么,那老满活在世上就是遭活罪啊。所以,用心良苦的老黄就只能把子女们一个个告上法庭,哪怕得罪他们,也要为老满多留点钱。

                              庭外和解

    开庭前,作为被告的老大找到了承办法官,告诉法官原、被告之间的关系,请求法官看在父子情分上,尽量调解,挽回父子亲情。还说,老父亲起诉的这一万块钱已经还给母亲了。原来,半年前,老黄因言语不和把老伴赶回了新化娘家,子女们给的赡养费,老黄全攥在手里,也不分给老伴。老大看到母亲在娘家孤苦伶仃,就把钱还给了老娘。还钱这事儿也没敢跟老黄提。没想到,老黄又告到法院了。

庭审中,老黄对老大把钱还给母亲的事实矢口否认,反倒怀疑母子二人串通一气,坑骗自己。老大则坚称钱已还给母亲并请来娘舅出庭作证。眼看双方僵持不下,互不相让,法官宣布休庭调解。

    休庭后,老大将老黄跟儿女们几年以来的家事官司和盘托出,并厉声质问老黄到底是要钱还是要人。如果坚持对簿公堂,父子关系自此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否则,立即撤诉并承诺不再滥诉。面对儿子的逼问,老黄一言不发。当庭调解未成。

    法官刚回到办公室,老黄就前后脚跟了进来。没等法官坐下,老黄长叹一声,啧啧摇头,说自己前世造了孽,为子女辛苦劳累了大半辈子,临老了还要受子女们的气。老话说百善孝为先,老话又说子不教父之过,看来是前世亏欠了他们的……法官给老黄倒了杯热水,叫老黄坐下慢慢说。

    考虑到老黄这个案子的特殊性,以及老黄在法院 “出了名”的赡养官司,在征得老黄同意后,法官决定将老黄的六个子女全部叫到法院来,在法官的见证下,召开一次家庭谈心会议。

    在一个细雨蒙蒙的周日,老黄一家八口齐聚一堂,在法官的见证下,老黄一家就两位老人夫妻感情、生活起居、养老送终以及在讼的赡养、民间借贷纠纷等一并进行了协商,并最终达成了庭外和解协议。一家人其乐融融地走出法院。

                             散心丢命

    养老送终的问题解决了,跟子女们的关系修复了,官司也全部了结了,老黄心情很好。第二天,老二把老黄接到家里做客。午饭后,老黄出门散步。铁轨边上,没注意,老黄被疾驰而来的火车撞死了。老黄死后,老五给法官发来短信,说老黄走得无牵无挂的。

第1页  共1页

编辑:雷媛    

文章出处:民二庭